WFU

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

上臀神經:常被忽略的腰痛病源

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「醫師,我左腰這邊很痛,還會痛到大腿前側,甚至會麻!」
「醫師,別家醫院醫師說我腰退化滑脫要開刀,真的嗎?」
「這麼嚴重是坐骨神經痛嗎?我痛到沒辦法走路超過十分鐘」

有許多病人甚至坐著輪椅進門診,治療後用走的出去。林醫師到底用了什麼魔法?

沒什麼秘訣,我只是比別的醫師熟悉一群愛惡作劇的感覺神經。


常被忽略的上臀神經


上臀神經位於骨盆上緣,是一群從腰椎神經分支出來的感覺神經,從髂骨外側分布到內側薦髂關節外緣。這群神經躲在骨盆上一層薄薄的軟組織內(thoracolumbar fascia),一旦軟組織發炎起來,神經便跟著受到刺激、造成疼痛,這樣的病症,我們叫做「上臀神經纏套」(superior cluneal nerve entrapment)。



圖片中可以看到骨盆上緣幾條小小細細的神經,就是傳說中的上臀神經。分布得比較內側、靠近薦髂關節(Sacroliliac joint, SI joint)的則為中臀神經(Middle cluneal nerve),臨床上跟薦髂關節機能失調(SI joint dysfunction)症狀類似、有時候不太好分辨,但治療大同小異,都可以先以類固醇注射確定病灶。

2021年11月15日 星期一

2021遠距醫療重要趨勢:植入式感應器(implantable sensor)

 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全球疫情不只衝擊經濟層面,醫療體系也因此面臨巨大轉型需求,從過去集中式已追求高效率的形態,被迫往分散式、遠距居家模式調整。

在這股浪潮下,隨著美國保險給付增加了「遠距生理資訊監測」與「生理資訊判讀」,不只許多新創紛紛加入,骨科大廠也開始從過去院內高價醫材儀器設備,涉足數位遠距居家醫療領域。


遠距醫療的浪潮


「遠距病患監測(Romote Patient Monitoring, RPM)」是一個早就出現、世界各國耕耘多年的名詞,隨著Fitbit, Apple Watch等穿戴式裝置的普及、武漢肺炎全球疫情,2020年後從醫療環節的「配菜」變成現代醫療不可或缺的「標配」。

過去大家談到RPM,大多諸如雲端血糖記錄或持續血糖監測(Continuous Glucose Monitoring, CGM),最廣為人知的是Dexcom G6、Abbott Libre、Medtronic Guardian sensor,植入式CGM sensor如SenseonicsEversense。大家可看這個產品比較的文章。台灣則有智抗糖、華廣的藍牙血糖機app等解決方案,利用這些資訊工具,讓病患即使在家、也能夠與醫療團隊有充足資訊聯繫,持續高品質的照護。




英華達也有推出全家寶,整合血壓、血糖、總膽固醇、尿酸及心電圖五種生理量測,仁寶也有糖尿病照護app愛糖寶,好像沒有連網就不潮似的。

不過如同我們一直在強調的,產品想要進入醫療實際環節,最困難的往往不在科技,而是保險給付與流程整合、讓所有參與的stakeholder都有幫助或賺/省到錢,才有可能建立完整系統。而我想大家都會同意,「數據」是核心工具。

如同我之前在「骨科術後智慧復健?效果篇」所提過的:

數據可以改變人的動機,病患若缺乏動機做運動復健、再好的藥物或治療也改變不了機能下降的現實;反之若能增加病患動機、增強信心、正向循環,臨床上常常可以看到超乎預期的進步」,

站在醫療provider的角色,各種產品功能大同小異,病患順服度(compliance)黏著度(adherence)會是重點;而對於慢性病患者,「起頭」和「維持」都很困難,想一想,每天像阿輝伯每天量血糖需要強大的自律與決心,從第一天在家開始驗血糖、到怎麼數十年如一日每天認真驗血糖,都是門檻。

如何降低病患心理門檻、營造儀式感、並持續送出生理資訊數據給醫療提供者,糖尿病照護因此發展出CGM這類解決方案,其他領域也有植入式感測器(implantable sensor)的發展。

2021年11月10日 星期三

前十字韌帶重建新觀念:前外韌帶合併重建(Combined ALL reconstruction)

 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關節鏡前十字韌帶重建已經是多年來治療「十字韌帶斷裂」的黃金治療準則,在美國,每年約有20萬例的十字韌帶重建手術,對於從事運動醫學領域的骨科醫師,前十字韌帶重建手術可說是專科訓練的基本功。

運動醫學領域對於前十字韌帶治療也不斷進化,從十年前的傳統transtibial high femoral tunnel演變成anatomical femoral tunnel,近年來也越來越多醫師開始討論一條關節外的韌帶:前外韌帶(Anterolateral ligament),許多基礎生物力學研究證實這條韌帶讓關節的旋轉穩定性更高,而臨床研究則發現可以降低重建的十字韌帶再斷裂風險。


什麼是「前外韌帶(Anterolateral Ligament, ALL)?」




2021年11月8日 星期一

極致微創?正前路徑微創髖關節置換手術

 




近年來各種手術講究「微創」已然是全世界主流,傷口小、破壞小、恢復快、即使費用較高,仍是許多期待「縮短術後恢復時間」的病患熱門選擇。

「醫師,保險額度還夠,我想用比較好的材質,或者自費做微創手術。」

「醫師,老人家術後會不會沒辦法走路?」

「醫師,聽說髖關節手術可能會脫臼,怎麼避免?」

這些問題只要病患詢問手術細節時,幾乎都會想要跟我們討論,而不論美國與台灣,都有越來越多醫師開始改用「正前路徑微創髖關節手術」,達到恢復快、併發症少的目標,甚至在美國因為保險制度關係,也越來越多醫院的骨科醫師做「門診手術換關節」(outpatient surgery),開完刀當天就出院。而他們大多採用的,就是「正前路徑微創髖關節手術」。

根據美國髖與膝手術醫師協會(American Association of Hip and Knee Surgeons)於2016年的調查,在美國已有約30%醫師採用正前路徑髖關節手術。


手術如何進行?

2021年7月18日 星期日

想創新?你得建立新系統!

 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前陣子寫了篇「給醫學工程創新者的建議」,就有醫師朋友敲碗寫一篇給醫師的。其實滿多場合會遇到熱血的年輕醫師有志於創新之路,趁疫情期間比較有空,身為過來人給點建議,希望大家少走點冤枉路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經驗?有一些創新的想法,有些還沒實現就死了,有些實現了卻長不大;明明一開始覺得自己是破壞性創新(Disruptive Innovation),為什麼世界還是照原有的規則走?或者費盡千辛萬苦建立了新制度,主事者一走馬上恢復原制?丟病歷也沒人理你?明明我的產品性能好又比外國貨便宜,為什麼醫師試用完卻賣不出去?

遠在2014年,我在成大醫工上完醫療器材創新的課程,一回頭就在醫院舉辦人工關節訓練工作坊。從來沒人在醫院做過這樣的事,參加的同仁也覺得滿實用,但我2016年從美國結束STB program回台灣後又舉辦一次後,就再也沒辦過。反而嘉義長庚、成大醫院骨科部等比我優秀的朋友前輩,幾乎例行性舉辦住院醫師的訓練工作坊,還拓展到各種不同術式。就結果而言,我創立的工作坊是失敗的,即使這樣的形式有切中需求

我也觀察到思維模式的差異,在台灣大家很習慣me too或me better,太新的創新不是沒人理,就是要去跟科技部的Buzz word熱潮(IOT, AI, AIOT...),不跟死得更快,可是連Buzz word都明明已經落後美國兩年了。

因此,我有一個建議:不要為創新而創新,可以改問:「為什麼你要創建新系統?」

2021年5月23日 星期日

給醫學工程創新者的建議

 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由於受邀於年底到成大醫工舉辦的論壇聊聊創新,想一想先打成文章(其實是疫情下關在家一整天有點悶),供醫工背景、有志於創新的朋友參考參考。


當年念醫工的時候接觸醫材創新,覺得有興趣就一頭栽進來做到現在。目前全台灣在生醫創新方面,幾乎都是靠各大學醫學工程學系或研究所撐起來;即使如電資背景學系也加入醫療軟體/服務方面的創新,大抵上我的觀察還是醫工最為活躍。


醫工研究所畢業後的出路,我感覺還是在生醫產業居多,不過能到研發部門的畢竟不多,業務部門還不少,加入新創也有一些。而我在念碩班時聽到同學對自己的抱怨常是:


「論工程能力我們沒有科班厲害,醫學也只是認識皮毛,好像什麼都半調子?」

2020年12月7日 星期一

骨科術後智慧復健?家庭支持篇

 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講完智慧復健效果動機,想來跟大家分享協助病患在術後進行智慧復健的過程,所看到更深層的問題:

「做復健不只為了自己,也為了家人」


一位八十幾歲病患,因為大腿骨折送來醫院急診、並且接受手術治療。其實陪同的家屬也已不年輕,老人家發生骨折全家也大受影響。當我向家屬說明智慧復健的方案後,家屬擔心:

「老人家連用手機都有困難,平板電腦搭配感測器......有能力使用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