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4月17日 星期五

台灣遠距醫療在國際疫情下的新契機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目前國際的武漢肺炎疫情仍然嚴峻,我認為現在大概是台灣政府把遠距醫療向前推進最好的時機了。即使台灣的武漢肺炎今天再次零確診、近來確診人數穩定減少,仍無法排除本土感染的疑慮,而且在廣泛可用的藥物或疫苗出來之前,恐怕都無法解封。

但根據1986年 /《醫師法》第11條修訂結果:

「醫師非親自診察,不得施行治療、開給方劑或交付診斷書。但於山地、離島、偏僻地區或有特殊、急迫情形,為應醫療需要,得由直轄市、縣(市)主管機關指定之醫師,以通訊方式詢問病情,為之診察,開給方劑,並囑由衛生醫療機構護理人員、助產人員執行治療。 前項但書所定之通訊診察、治療,其醫療項目、醫師之指定及通訊方式等,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。」

或許目前狀況可以算 「特殊、急迫情形」?

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

近端肱骨骨折微創手術--Update 2019


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近端肱骨骨折是一項臨床常見的肩部骨折,一旦發生除了疼痛、生活品質受影響,若骨折不嚴重、採取保守治療往往需要相當久的時間復健,才能恢復到一定程度;但手術治療「併發症不算少」,因此骨科醫師們仍盡力提昇手術品質,醫材大廠也紛紛改良設計。近年來雖有反式全肩關節(Reverse Total Shoulder Arthroplasty, RTSA)用來治療複雜而嚴重骨鬆的患者,但骨折內固定(Open Reduction Internal Fixation, ORIF)仍是多數醫師治療首選。

自2015開始,微創內固定手術已經是林醫師的例行性作法,自2018年開始,美國大廠Zimmer在與Biomet在合併之後,開始在台灣推展原屬於Biomet的ALPS系統。使用於近端肱骨的ALPS-PH鋼板,更是讓林醫師大為驚艷,個人認為許多設計細節海放大勝市面上其他鋼板,剛好最近累積了一些使用經驗,跟各位分享分享:

病例一:79歲女性,右近端肱骨骨折,嚴重骨鬆,完全錯位,屬於非常不穩定的骨折。術後一個月已能抬舉近90度。病患在診間告訴我:「有時候覺得肩膀熱熱的不舒服,我拿佛珠冰冰涼涼敷在肩膀,然後告訴佛祖我還有任務沒完成,欸,好像好得比較快捏。」





病例二:59歲女性,右近端肱骨骨折,骨質疏鬆,骨折雖未明顯移位但碎裂嚴重(4-part fracture)。術後四個月內均未再回門診。病人聳聳肩:「我覺得沒什麼大問題就沒回診啊,傷口我也會自己照護,這次回診是為了開診斷書。」右肩抬舉已超過135度,可完成大多數日常生活動作。





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

科技健身--SMO2經驗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
最近重訓時試用Humon hex,紀錄肌肉即時含氧量SMO2,個人覺得對於訓練蠻有幫助(雖然該公司設計該產品是針對跑步、自行車、划船等有氧運動)。



其實這樣的工具未來如果用在運動復健上,感覺上應該會很有用,容我慢慢說來。先簡短介紹一下我的特殊使用方式:


上肢訓練



  1. 一開始胸推從40加到60公斤,可以看到休息後SMO2緩步上升,而且開始推也不容易進入limit(紅色區),這階段應該屬於暖身區,肌肉血流量增加、肌肉含氧量也跟著增加。等到比較有感覺時,橘色或紅色就跑出來了。胸推時我把Humon hex擺在右手三頭肌位置(胸大肌沒辦法綁)。
  2. 沒啥休息就開始肩推,可以看到limit次數和時間也變多了,Humon hex一樣是擺在右手三頭肌位置。
  3. 然後拿空槓練闊背肌,一開始也還好不太容易到limit(第二張圖0到6分鐘區域),直接改練二頭肌一下子就爆了,SMO2還降到個位數(這應該算接近無氧了吧XD)。照片就是最後在練二頭肌的悲慘老頭照。



 


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

一招診斷肩頸酸痛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門診常有病患因為肩頸酸痛前來尋求診斷和治療,而肩頸酸痛到底是「肩」、還是「頸」引起的酸痛?實際上即使是一般醫師,有時候也難以分辨,所以有的病患在外院開完頸椎又跑來骨科、或者骨科開完肩關節手術仍然酸痛、又四處求醫。我的建議是:仔細的身體檢查(physical examination),就可以大幅提高治療成功率。

舊文溫習:肩關節的身體檢查(physical examinations of shoulder) 之
一:排除肩關節的問題
二:尖峰下病灶(subacromial lesion)
三:關節囊內病灶(intracapsular lesion)

然而要一般民眾看完這三篇實在有點吃力,所以我教大家一個簡單有效的方法,一招簡易診斷「肩」或「頸」酸痛!


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

新創為何應該學經銷?

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仔細一看,距離上一篇文章已經一年,可見我很認真弄公司的事(荒廢部落格XD)。這一年開了公司,一樣努力匐匍前進,日前獲得科技部一項計畫補助,近期內希望能將開發的智慧復健系統初步試用。這一年也認識不少新創團隊,彼此分享不少資訊與心得,而我最常發現的現象,就是大部分團隊幾乎沒考慮過「怎麼賣」這問題。

「怎麼賣」是問題?明明大家都要在pitch deck裡面說明商業模式啊?基本上生醫新創團隊內有商業背景或商管訓練的人才非常少見,若有醫師在團隊中,大部分也認為「醫師想用就能大賣啊」,更加深生醫新創沒有現實感的狀況。沒有現實感會怎樣?想找人代工、代工廠NRE開得爆高,想自己搞產線弄GMP沒錢也沒人會蓋廠顧廠查廠,然後呢?先想辦法活著再說。

為什麼沒人想幫新創代工?如果這張單會延遲目前產線、看來說不定只有一次單,NRE開高一點把這些小毛頭嚇跑最簡單啊。自己弄產線為什麼不行?即使有業內高手幫忙蓋廠、顧廠,幾千萬資本也是跑不掉的;還有下一階段查廠,沒有足夠完整的團隊是無法成功拿GMP認證的(還有ISO13485你考慮到了沒?)

這根本是雞生蛋、蛋生雞的難題:沒單怎麼找代工?沒製造怎麼有產品賣?分享我自己的突破方式之一,就是學經銷。



經銷在做什麼?


產品再好,賣不掉都只是庫存(財報上的赤字)。醫療器材基本上是個高度寡佔、高度封閉的市場,同一項產品同一家醫院不同醫師銷售額就差異很大,更何況不同醫院、不同體系、不同派系?誰最了解這些醫師的毛?經銷商。

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

Low-Hanging Fruit
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這個七月演講爆量,有講骨折微創、講骨鬆、講醫材創新、還有企業內邀約演講。同時還要持續推進自己的project,最近正在籌備台灣公司成立事宜。

去年這時候,Stanford Biodesign課程結束,我的project該怎麼走下一步真是迷惘徬徨,心裡想過不只一次要不要放棄;後來經朋友介紹找到夥伴跟我東奔西跑找VC pitching許多次,一直走到現在。

Implementation很辛苦,但價值就在這個過程中累積,執行上有很多細節需要注意,也幸好一直有前輩與好朋友提點。受邀到中興大學與東海大學時,台下坐著一張張對醫材開發一無所知但充滿期待的臉,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張有德博士最常講的:「先摘low hanging fruit」。

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

台灣醫師創新的困境與機會





作者:林佳緯醫師


從Stanford回國半年,期間陸陸續續有不少醫師跟我討論想要創新的方向、問題、解決概念等,不少是還沒畢業的醫學生或住院醫師,也有在一些領域已是Key Opinion Leader (KOL)的前輩。大家都相當有熱忱,要解決的問題也不是空穴來風,然而個人淺見,絕大多數離市場還太遙遠。(謎之音:想賺錢還差得遠)

在矽谷走一遭,最大的收穫就是「現實感」。去美國之前會有粉紅泡泡般的幻想期待,以為去了美國就能找到天使投資人掏錢投資你的「概念」,以為只要投影片做得漂漂亮亮VC就會被迷得七葷八素,以為只要臨床醫師說了算市場就會讓你的「創意」豐厚回報。

簡單總結:People will pay for "innovation", not "idea." 「創意」到「創新」中間巨大的鴻溝,只有當你捲起袖子去執行時,才能深刻體會。而絕大多數醫師還站在創意的地方踏不出去。